<ruby id="5n5vp"></ruby>

    <noframes id="5n5vp">

    <em id="5n5vp"></em>

      <address id="5n5vp"><th id="5n5vp"></th></address><address id="5n5vp"></address>

        死神

        整天皺著眉的高中生黑崎一護,父親經營著醫院,有兩個可愛的妹妹,看起來和其他中二病的青春期同學無異,其實卻具有能看到幽靈的特殊體質。一天夜里,他在自己家中遇到了前來執行任務的死神朽木露琪亞,得知世間存在這種保護人類,維持靈界秩序的組織。露琪亞為斬殺被一護靈力吸引而來的名為虛的生物,在戰斗中被打成重傷。為了保護自己的妹妹和附近的人們,一護接受了露琪亞的提議,被斬魄刀插入胸口而獲得死神的能力,殺死了虛。一護的人生因此發生了徹底改變,開始踏上了成為死神代理的道路。

        露琪亞化成絕對零度的身體,降體溫逐漸上升,恢復原狀。只要絕對零度的極限超過四秒就會對身體造成損害,看著被自己冰凍了的艾斯、諾特,這就是被冰凍的恐懼力!不對,這不是敵人的恐懼,他的恐懼是被陛下責罵,被奪走生命,和那戰斗比根本感受不到恐懼和痛苦,敵人恐懼再現,露琪亞已經觸摸不到敵人,因為她已經感受到了恐懼,因為她的神經并未停止,即使將至0度她的神經也逃避不了恐懼,腦海里已經深深地感受著痛苦,這時候朽木白哉出現,兄長之刃劈戰恐懼!

        要否定己身能力,那是絕對無法認同的事實,不過盡管不承認,這就是露琪亞的柚白雪,恐懼是從人身體任何部分都能夠滲透,沒有人是沒有任何恐懼的,只有是肉體都會被擊中,所以露琪亞才會說恐懼對她是無法發揮效果,因為她現在已經沒有生命,柚白雪是把人體將至冰點的刀,借由駕馭自己的靈子,獲得了暫時殺死肉體之術,零下八度,零下50度,直至降到絕對零度,她的活動極限是四秒,在冰潔的敵人身體當中,滲透著無限的恐懼,這就是艾斯、諾特的恐懼了。

        在降臨戰場之前二人的作戰會議展開,露琪亞覺得在戰斗之后一定要隱藏行蹤,戀次才從夢中醒來,是時候找下一個星十字騎士團的成員了,可是敵人早就出現在他的眼前。露琪亞在巡邏中幾乎感覺不到護庭隊的靈壓,看來這邊的死神是處于劣勢了,不過也幾乎感覺不到滅卻師的靈壓,突然從她身后出現了陰森詭秘的艾斯、諾特,就是他奪走了白哉的卍解,他想尋找白哉可是被拒絕了,因此發出了強大的攻擊,他發出的光都滲透著恐懼,可是恐懼已經侵占了露琪亞的全身,無法動彈,不過要是露琪亞也不感到恐懼才會讓對方恐懼吧。

        什么也沒有,什么也辦不到的嬰兒,他知道自己沒有活下去的希望,他擁有分享靈魂的能力,只要觸摸過嬰兒的人都會活不久,即便如此人們還是聚集到嬰兒的身邊,終于嬰兒能聽見了,別人奇跡般的呼喚他的名字——友哈巴赫。詹姆斯死了之后回到了陛下的身體內,石田在晚上想找陛下但被哈斯沃德阻攔了,王的真實即將被講述,陛下從小就有把靈魂分給別人的能力,因此他發現了使能力增強的在別人靈魂刻上字母的方法,就在石田喝下血杯的時候已經被刻上了,他們都會為陛下戰斗,而陛下將會得到永生不死的力量。

        摧毀一切,燃盡生命的英雄之光,在褪去的煙霧中新的斬魂刀出現了,巨大的蛇頭骨出現,之前在靈王宮的宮殿內,被賦予名字的人把這個斬魂刀真正的名字告訴了他,只有呼喚出真正的名字才能喚醒刀的真正實力,因此他手上的刀真名是雙王蛇尾丸!戀次的卍解力量十分強大,敵人現在相當危險,他必須鏟除戀次的一切,而戀次用狒狒王一招把敵人打飛了,在用幾下厲害的絕招把敵人身軀整個粉碎,已經燃盡了,化為灰燼隨風飄散,這也是極致明星的心愿吧。

        戀次把“正義”明星擊潰,但他還不能死,于是召喚了大量的詹姆斯出場,高呼著超級明星加油的口號,大個子已經全身充滿了力量,把明星力量提升到極致,超級明星永生不死!不過在戀次面前敵人終于使出了真正的實力,現在他要使出實力的必殺技,能使一公里的惡徒也能干掉,就連敵人從墻壁地下中爬出來也不允許,永遠把敵人振飛在空中,這就是星之拳的威力,戰力不斷增強,這時候他對戀次窮追不舍,最終一招閃光兇惡地向著他襲擊而去,在煙霧退去只是,新的斬魂刀纏繞!

        隊長們遇到危機時降臨的是戀次!露琪亞負責照顧傷者,敵人就交給戀次一人干掉吧,剛才受傷的詹姆斯醒來用聲援來喚醒大個子的力量,他的耳膜又復原了,兩人之間的激戰展開,不知道是不是大個子沖力太大,戀次一下子就把他擊倒了,因此激怒了他,決定用星之紋章來懲罰戀次,于是他打出了十倍的拳頭襲擊而來,正以為會把戀次擊潰,誰知他的拳頭完全沒有效果,戀次完全壓倒性的優勢把對方擊潰,在敵人心目中戀次是卑鄙的混蛋,但正因為是“惡徒”才是卑鄙的,斬斷“正義”明星吧!

        反擊開始,在面對滅卻師S那對奇怪又強大的組合底下,拳西隊長都被虐打至重傷,突然小個子詹姆斯被鳳橋樓十郎刺,拳西用性命創造出來的機會,絕對不會讓它輕易流失,那么沒了背后強大的聲援之后,敵人戰力明顯處于劣勢,卍解金沙羅舞蹈團,把對手狠狠地擊倒吧!操縱音樂的鳳橋樓用美妙的樂曲襲擊敵人,為了勝利對方卻刺穿了自己的耳膜,并且發出了英雄光線,連鳳橋樓隊長也倒下了,在場一片狼藉,敵人還想繼續追擊,這時戀次終于出場了!

        隔著靈子障壁對峙的二人,京樂和哈斯沃德兩人之間的激戰要展開,目前雙方隊伍都勢均力敵,在障壁即將消退之時又出現了新的障壁,這樣可以趁此計劃拖延對手的時間,但是為了盡快消滅敵人,哈斯沃德必須采取一些粗暴的手段了,突然他收到了上面下達返回銀架城的命令,這樣決戰才不了了之,黑夜唯有月光照耀著這個世界,尸魂界里面的陰影在增加,有種不祥之兆。在無形帝國里陛下要處置那些敗北者,在尸魂界那對強大而奇怪的組合干掉了兩位隊長,而從天而降的兩位死神反擊開始!

        從高空趕往戰亂之地的是露琪亞和戀次,首先察覺到他們的竟然是這一對奇怪的組合,檜佐木修兵被敵人牽制住,被虐打至重傷,這時九番隊隊長出現,兩位隊長都出現并與之對陣,這樣大家的實力必定都相當強大,首先敵人取代比賽開始的是飛身踢,憤怒的九番隊隊長用一拳就把他打到雙膝跪地,鐵拳斷風果然非同凡響,很快敵人就被打飛了,可是他錯了,應該要先干掉那個小個子,因為他會為另外一個同伴聲援,因為他就是S,聲援能使他增強力量。

        爺爺法子心底的想法,凝視著佐陣內心的器量,現在的他已經以佐陣為驕傲。斷鎧繩衣的一閃,貫穿了利魯伊特,但這時由于超負荷的力量,佐陣的人化之術已經到達了極限,但是他還需要持續一段時間,他要到達敵人的城池,因為他必須要打倒友哈巴赫才行。他現在的力量就是一種復仇,復仇就是他們一族的形態,這就是代價,用不了多久他作為人的生命就會結束,肉體會逐漸墮落成復仇的野獸,這就是為復仇而出賣靈魂的報應嗎?不他并沒有錯,隊員都會和他并肩作戰,從高空中趕往的是露琪亞和戀次!

        眼前出現的,是完全超越了常識和理解的存在。佐陣早已把自己的性命舍棄,用卍解包裹著整個身體,在利魯伊特的攻擊之下,自己身體也出現了異樣,她的攻擊已經無法擊倒佐陣的卍解,因為斷鎧繩衣已經是天譴明王舍棄了生命的姿態,卍解是沒有生命的,而通過人化之術現在的佐陣也舍棄了生命只是得到了暫時的不死之身,佐陣為了伙伴為了打贏這場戰斗他堵上了自己的性命,即使身軀已經是一個空殼,從踏入戰場的這一刻起,他就已經舍棄了性命,一道閃光劃過,他能否逆轉局面?

        瓶子被眼前的硝煙所吞噬,利魯特伊放出了兇暴之雨,為了拯救佐陣隊長,雛森副隊長從后襲擊而來,可是對方的爆炸并不能輕易抵消,就連佐陣他這身的裝備也只能勉強抵御爆炸直接沖擊到肉體,憑借爆炸的瞬間不協調將頭避開,只是這還不足以避開她的爆炸,因為打進去體內的靈子會自動變成炸彈,這時雛森躲在了佐陣身后,一陣煙霧散去,眼前的佐陣狗頭變成了人的模樣,這就是他拜托爺爺所做的人化之術,代價是奉上他的心臟,新生的身體,新生的明王,呈現于眼前!

        靈王宮麒麟殿內,黑崎一護正準備回去尸魂界,這時他得徒步回去了,要是瞬步要使用一周的時間那么他就飛快地回去吧,可是三小時前靜靈庭就已經開始受到了攻擊,聽到這個消息之后黑崎帶上美食迅速趕往尸魂界,他已經比之前變得更強了,已經變成了名副其實的死神。因此他在路上給了浦原一通電話,并且交代要是有什么突發也一定要堅持等到他到來之時,明白了的浦原這時會一直等待黑崎的到來。滅卻師喚出了完圣體,不能太快哦,因為他們只要一召喚出完圣體之后戰斗便會立即結束。

        巴茲比看著同伴倉都的墳碑卻只說出了冷言冷語,戰斗終于結束了,看著受傷的亂菊,這時冬獅郎終于也耗盡體力倒下了。卍解又重新回到了死神手里,不過友哈巴赫好像早就預料到這個結果一樣,利魯特伊獨自一人留在了戰場,同伴失蹤的事讓她大為憤怒,這時佐陣隊長出現在他眼前,頭上帶上了別人賜予的頭盔,平子真子也不忘要當上一回英雄,他使出了逆撫讓對手陷入危機當中,利魯特伊喚出了滅卻師完勝體,真正的絕望,才剛要開始,浦原喜助這時突然收到了黑崎一護的電話。

        在浦原的計策下,蒼都身上發生了異變,卍解回到了冬獅郎的身上,萬物回歸自己原本所在之地。奄奄一息的碎蜂隊長在接觸到侵影藥之后,奪取了她卍解的敵人已經出現了異樣,因為卍解虛化讓他們身體機能變得遲鈍,卍解重新回到了她身上,戰局一瞬間被逆轉,失去了卍解的滅卻師無法對死神進行強大的攻擊,好久沒聽見自己體內卍解的聲音了,召喚出來吧,與敵人決一死戰!激戰中果然死神占據了上風,滅卻師完全沒辦法抵擋如此強大的力量,終于一雪前恥,冬獅郎打敗了敵人蒼都。

        奪走日番谷卍解的男人蒼都出現在他面前,這時冬獅郎已經身受重傷,而且他還把奄奄一息的亂菊也帶來這里,讓他們既能同生也能共死,然后他釋放出冬獅郎的卍解,真是美麗而悲傷的卍解。涅繭利收到了浦原喜助能夠奪回卍解的消息,就是利用滅卻師奪取的原理來重新奪回卍解,在涅繭利他們成功找出了滅卻師們影的特征幫助之下,利用浦原帶回來的侵影藥就能順利奪回卍解,在虛圈內浦原發現破面的刀劍解放并沒有被奪走,因此確定那個是他們的弱點,只要在滅卻師前面吸收一點兒的虛,卍解就會成為他們的“毒”!

        面對哈斯沃德的京樂等人使出了“白斷結壁”暫時阻止滅卻師的入侵,只是這個極高的鬼道才能只有一番副隊長七緒才擁有,其他隊長都不會,那么如果她致力于研究它并被其他隊長使用的話可能就不會單方面犧牲了。冬獅郎和巴茲比的對峙中雖然處于劣勢,但卻為敵人布下了陷阱——六衣冰潔陣,只不過敵人還是毫發無損,這時把他激怒之后發出了兩根手指,讓冬獅郎重創。?!,F在日番谷和碎蜂大人的兩個靈壓都已經相繼消失了,這時的涅繭利卻收到了浦原喜助的沖擊性消息,他已經找到奪回卍解的方法。

        與涅繭利正面對峙的是納庫魯瓦魯,這時納庫魯瓦魯在挑釁著對方的底線,涅繭利感覺到碎蜂的靈壓和戰勝敵人的氣息之際,這時納庫魯瓦魯卻說出了死神在尋找到不用卍解之后對付敵人的方法,在掌握這門技巧只是也成為了他們致命的弱點!巴茲比復活,他并沒有因為剛才強大的劍氣都受傷,相反他毫發無損變得更加強,碎蜂在與面具男戰斗的時候,也被敵人接收了自己的無窮瞬哄的數據,因此相同的招數也向著碎蜂攻擊而去,被總隊長焚燒的人都活著,因為他們用火焰抵消了總隊長的火焰,現在向冬獅郎伸出了絕望的火柱。

        日谷番冬獅郎竟然輕易把星十字騎士團的巴茲比擊潰了,大家都沉浸在喜悅當中,他們就算沒了卍解也能奪勝。另一邊大前田被面具男問到碎蜂的所在之地,但拒絕了回答之后,面具男攻擊了他的妹妹希代,這時大前田暴走,只有眼前的敵人絕對不可饒恕,但他實力卻在敵人之下,這時碎蜂出現在面具男的面前把他的武器毀滅了,把瞬哄提升到了極致的境界,全新的攻擊把面具男滅殺,這時士氣大增之際,巴茲比蘇醒,而且迅速以強勁的力量打破了這勝利的喜悅!

        轟然出現的無形帝國令到本來已經殘亂不堪的尸魂界又再次生出了戰火,靜靈庭消失,突然而來的事情讓死神們措手無策,為了保護同伴,保護家園他們不得不與之死戰,在這段沉靜的時間內為了一雪前恥而磨煉的劍出鞘了,冬獅郎很快被巴茲比認出了身份,還知道之前的戰爭已經奪走了眼前對方的卍解,不過冬獅郎已經煥然一新,全新的戰斗燃起了,冰與火之間的交雜,雖然失去了卍解但冬獅郎從劍中得到了力量,就讓敵人感受真空冰刃斬殺的威力吧!

        眼前的景象突然發生了變化,世界產生動搖,靜靈庭消失了,所有數據都產生了異常,滅卻師們用靈子創造出來的空間被稱為無形帝國,他們計劃已經成功實行,他們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都是身處于遮魂膜之內,尤庫他們來到了京樂的眼前,在陛友哈巴赫的指令之下,他們要迅速殲滅敵人全軍,滅卻師們一直存在影子里與尸魂界同一個世界,那么已經避免不了的大戰即將爆發,在死神們的阻止下,冬獅郎和亂菊形成了一道冰壁,敵人的火焰還是沒法通過此地。

        告訴眾人要與一護告別的京樂,他的真正意圖是。。。對于一護回歸之后力量的不確定性,可能會給現世帶來極其嚴重的影響,因此到那時就不能讓他再回來現世了,雖然這個可能性并不高,但京樂并沒有對一護的朋友作出隱瞞,并給他們留下了通魂符,到時候可以來尸魂界探望一護了,這使即使發生也將會是很久之后,因此才安撫了大家的心情。井上他們在虛圈里苦練著為了即將到來的戰斗,在尸魂界的另一邊無形帝國突襲,這時靜靈庭消失了,友哈巴赫他們將在9日內奪取世界。

        黑崎家,游子做了美味的飯菜,生活和往常一樣平靜。平穩,其中纏繞著絲絲寂寥,黑崎出生的秘密已經逐漸明朗,露琪亞和戀次他們兩個正在接受苦練,而且他們周圍大氣中靈子的密度也異常高,如此高的靈子密度會給他們帶來不便,這時麒麟殿給露琪亞來電,白哉的傷勢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這里戀次想起了接下來要去做的事之后感到寒顫,因為要赤裸坦誠相對。。。而零番隊的一兵衛讓他們兩個進去一起修煉。在現世界收到了尸魂界給他們寄來的包裹,雖然大家都并不知道一護的事,但總長卻給他們帶來了一護告別的消息。

        石田雨龍被陛下授予了繼承人的位置之后,他卻感到了十分疑惑,友哈巴赫說出了實情,九年前除了他之位所有混血滅卻師都被“圣別”滅絕了,因為他身上有著超越他力量的某種物質,這就是指定他為繼承人的理由,這也是石田屈服于君主的原因。星十字騎士團這時在討論著無形帝國未來的事,雖然星十字騎士團的人表面順從了友哈巴赫的旨意,但陛下指定繼承人之后已經在騎士團內部引起了沖突,決戰時刻即將來臨,井上、茶渡還有浦原他們已經準備就緒。

        無形帝國,所有星十字騎士團的成員集結之所,友哈巴赫要宣布重要的事,石田雨龍為最后一位滅卻師,指定為他的繼承人!場內所有人對眼前這個來路不明的男人都十分震驚,在今后的戰斗中,石田的力量,在場的所有人都會有機會親身體驗。所有人都并不明白陛下的心思,而且也不認可他的身份,星十字騎士團H巴茲比內心十分反抗并且決定要去找陛下理論,這時尤庫上前阻止,這時陛下的旨意他只能奉命行事,雖然表現得十分冷靜,但背后其實為皇帝之位密謀中。

        喚醒自己內心的兩個人的諸多記憶?,F在斬月到底是誰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是重新打造屬于黑崎的斬月刀,他把自己的靈魂注入到斬月之中,這就算完成了,拔出來吧,黑崎的斬月刀!在斷崖中瀑布的水已經消失了,這都是為了給刀的靈魂降溫,這時黑崎手握兩把斬月形成的斬魂刀,全新的力量,黑崎要用自己已經覺醒的力量來戰斗,謝謝了斬月,他就是黑崎,黑崎就是刀鋒,兩人就像是手與手心的羈絆,友哈巴赫這時已經在另一邊密謀計劃中,無形帝國蠢蠢欲動。。。

        黑崎一護一直都想逃避不去想這個問題,那時與那個男人對峙的時候,復蘇的記憶,就像要被他喚到那里一樣,當見到他之時就像聯想到記憶中的某人——斬月,就像剛才他的記憶一樣,這個男人并不是斬月,他既不是敵人也不是同伴,在黑崎所遭受的一切當中,然而拯救黑崎的并不是斬月,而是虛。因為不想令他成為死神,因此壓制住了那股將來有可能被培養成絕強的力量,要是成為死神總有一天會被他所殺死,因此為了幫助黑崎,他終于安心地離開,覺醒吧,那才算他身上那股真正的斬月的力量。

        刀神二枚屋帶領著二枚屋的親衛隊他們來到秀場,熱情高漲,當然這場秀要讓最終要淺打也一并參上,那就開始吧,聽從呼喚而來聚集到公主身邊,淺打開始被制造了,這場奪目閃耀的火焰之舞,在刀神的鍛造之下呈現了無比璀璨的光芒,眼前這把被黑崎觸碰過的刀就是他體內的虛,這個虛就是即將專屬于他的斬魂刀,從他靈魂深處以斬魂刀姿態出現的那個大叔,并不是斬月,而是他最近見過的淺踏尸魂界的敵人——友哈巴赫,那不是死神的力量,那是他體內滅卻師的力量。

        滿目瘡痍的靜靈庭內,阿近從重傷中復原,得知隊長和副隊長把自己關在屋子內的事之后深感不妙,這時從實驗室內的視頻中看到了被創造出來的怪物是。。。???佐陣去見了自己的爺爺,想讓他把他們一族的秘技傳授給自己,現在尸魂界正面臨著重大的危機,但是爺爺卻認為只是世界的舵手轉變了而已,爺爺拒絕了佐陣的請求,那么一場激戰即將發生。在靈王宮內,刀神二枚屋正在等候大瀑布的退去,然后在那個斷崖才可以重新打造卍解,而沉重的一件事是黑崎要與他的斬月刀告別了。

        得知自己出生的秘密和母親死亡真相的黑崎一護,再次前往靈王宮,時間剛剛好,從現世回到了靈王宮那么就再次召喚出淺打出來決斗試試吧。被選中的淺打由刀神二枚屋親自為其打造。尸魂界里他們正在苦練劍術,冬獅郎被奪取了卍解之后只能用劍術來決勝了,向前看吧用劍術也把敵人打倒,修兵也被帶去學習卍解,在這種危機時期越多人學習到卍解越好,因此在六車隊長的強化訓練之下他必須把卍解覺醒,佐陣回到了那個黑洞的里面,見到了自己的大爺爺,那種陰森壓抑的神情。

        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母親去世了,但在其后隱藏了什么秘密。。。本來真咲不應該死,她身上擁有血裝,志波那時候并不是救不了真咲而是沒去救她,那天的虛本來在真咲面前就應該是毫無還擊之力,但結果卻不是這樣,九年前片桐也去世了,當時發生了圣別,由友哈巴赫一手策劃的滅卻師的選擇,通過這個儀式讓滅卻師的王奪回自己的力量,真咲她由于失去了能力在戰斗中喪生,友哈巴赫就是滅卻師的始祖,黑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他有所決定了,而石田雨龍卻因為血脈的相連回歸了友哈巴赫之下。

        真咲與體內的虛進行激烈的對峙,這時志波的魂魄出現鏟除了虛,他們兩人的魂魄結合成功,拯救了真咲。小龍把真咲留在了死神志波的身邊,獨自一人回去,已經無法在守護滅卻師的他碰上了片桐,但片桐一生只會守護少爺,因此他們一同回去了。在高中畢業之后真咲離開了石田家,這時小龍選擇與真咲的訣別,而真咲則留在了志波身邊像太陽一樣照耀他人,因此黑崎便出生了,之后所發生就如黑崎所知道的事一樣,然后直到九年前的今天也就是他母親死亡的日子,那么他母親死亡的真正原因是。。。

        藍染的陰謀逐漸侵蝕真咲的靈魂,而向她伸出援助之手的竟然是浦原喜助。真咲的靈魂已經被侵蝕墜落,在她身上出現的現象是虛化,浦原雖然已經沒辦法讓她復原,但能救回她的性命,在繼續下去存在真咲體內的兩種魂魄就會出現“魂魄自殺”,為了加以阻止只能在她身上注入與虛化相反的魂魄,直至死亡都要持續壓抑她的虛化注入相反的強大力量,這事只有志波能做到,要兩個人的魂魄互相結合,為了拯救真咲志波決定放棄死神的身份,永遠守護在真咲的身邊。

        志波又再次去到了現世界,真咲回到家里,她前幾天為了救死神而和虛戰斗的消息傳到了石田母親大人那里了,小龍少爺知道了片桐把這事向媽媽告密之后十分憤怒,他只想守護真咲??墒沁@時她卻意外倒地了,身上有虛留下的洞口,小龍緊張地抱著真咲奔跑出去,到底是發生什么回事,真咲如此痛苦,懊惱自己當時并沒有介入他們的戰斗而讓她造成了傷害,這時虛出現在他們面前,志波出現斬殺了虛,看到了真咲因為保護自己而身受重傷,浦原喜助出現并打算告訴他們拯救真咲的方法。

        挺身而出,就志波與困境的真咲,可是黑色之虛突然自爆,鋪天蓋地而來的巨響,為了拯救眼前的女孩志波舍身而出,兩人算是打平了,在死神的眼下如果暴露了滅卻師的身份會十分危險,但真咲選擇在志波面前坦白,可是志波卻沒有摒棄真咲的身份反而微笑著面對,滅卻師與死神的羈絆由此開始,小龍確定了真咲安全之后也離開了,這次藍染的試驗品雖然失敗了,但他們得到了意外的喜悅。與志波邂逅之后真咲念念不忘兩人之間的相遇,這時她也與浦原喜助碰面了。

        能夠完全隔絕靈壓的外套,浦原喜助已經被藍染他們發現了,志波隊長發現剛才一擊并不是虛,而是死神的斬魂刀,藍染他們已經可以撤退了,現在的志波身上的傷勢已經無法使用卍解,如果被他殺死只能算失敗的試驗品,以死神的魂魄制造出來的白色的虛。兩人在激戰中,虛明顯壓倒性的優勢,真咲趕到,她不可能眼看同伴的死而不出手,因此對著虛發出了攻擊,所有人都立即注意到這個不速之客的到來,為了能夠捉住虛,真咲故意讓對方接近自己,然后捉住了他。

        這家伙到底是什么?黑色的虛???力量如此強大,全身黑色,虛孔也被什么東西封住了,不過靈壓卻如假包換的是虛。。。這時在研究所內看著一切的藍染和銀并沒有阻止,他想近距離地觀察對方此時的行動?;氐搅丝兆鶇^,真咲感覺到了一股異常龐大的靈壓想這里移動,但小龍阻止了她前往,因為他們純血滅卻師不該輕易流血。這時的志波隊長被虛壓制住了,突然有個十三番的同伴出現,危險!對真咲來說所謂的愛惜自己就是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因此她絕對不能見死不救,志波知道有人隱瞞了虛的事,突然藍染他們出現了!

        志波一人來到了鳴木市,碰到了兩名驚恐中的同伴,背后某些事情已經在蠢蠢欲動。同一天空座區,黑崎真咲被伯母呵責,作為黑崎家唯一留下的后代,作為滅卻師培養,現在能力卻只是一般般,小龍這時對真咲的擔憂,考慮到身為滅卻師之間的聯姻是否會快樂的問題,如果真咲不快樂那么滅卻師的未來也會被影響?;氐进Q木市,志波隊長察覺到了這里發生的事之后放出了自己強大的靈壓,可是敵人反而首先殺死了兩個同伴,然后才出現在志波的身后,到底那家伙是什么???

        戀次留在了二枚屋王悅身邊,他也察覺到了,所有刀神制造出來的淺打,自從尸魂界開辟以來,還能自己覺醒出斬魂刀的死神從來都沒出現過,因此這個方法對那家伙無效,他只有不得不去了解自己的魂之所在。十番隊隊長松本亂菊又在尋找志波隊長了,兩人一同前去見冬獅郎,這時讓他有一個特別在意的報告,在鳴木市里面每個月都有兩名守護的死神死亡,隊長因此決定這次調查太危險決定一人前往,在研究室內已經成功研究出讓虛產生虛化目標的能力,耐心一點,一切都掌握在他們之中。

        黑崎一護回到了現世界,站在了熟悉的商店門口,天空正下著滂沱大雨,而他卻逃跑了,回到了育美姐那里想起了自己的事之后也決定很愧疚,只是在她的鼓舞下又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溫暖,突然老爸出現在他的眼前,然后他回去了,還落下了重要的東西,難得回到家里,既溫暖又愧疚的心情實在矛盾,有關尸魂界的事,還有被趕出來的事老爸都已經知道了,現在的他無法修復自己折斷的卍解,現在是時候說出真相了,黑崎并不是死神也不單純是人類,他的母親是滅卻師!

        劍八的劍刺穿了卯之花的身軀,結束了,卯之花就這樣死了嗎,但在劍八的懷抱里他還不滿足,不能死!悲傷的背影,即使取回了力量戰勝了對手,可是劍八又回到了一個孤獨求敗的狀態,但這次不同,身邊無數的強敵還有和他一樣覺醒了的伙伴,卯之花曾經擁有的一切都托付給劍八了,完成了使命之后幸福地離開了,這時與劍八初次見面的人出現。。。三天三夜,戀次和淺打戰斗的時間,努力終于得到了回報,他合格了,但黑崎卻不合格,他沒有被淺打選中但也能戰斗到此,他更應該做的是了解自己的根源!

        卯之花被更木砍中了,卍解——皆盡,余興到此為止。野獸般的本性,更木的身體已經快要融化了,這就是極樂世界,更木已經發覺到自己的力量一直在沉睡,反復著一直和他在夢中描繪的一切,因為對方終于明白了,這就是戰斗!更木察覺到自己很愛戰斗,甚至喜愛得無法抑制,但卯之花很早就發現了,他得到的力量就是為了這次的戰斗,一個時代只能有一個劍八,而他的劍鋒才配擁有劍八之名!在極限的快樂中喚醒了自己,這就是劍八,永別了,在這個世上唯一取悅他的男人!

        更木劍八已經被奪去了意識,一次一次地被奪去意識而由回到了戰場,讓人懷念,雖然戰斗是愉快的,但在忘我的戰斗中失去意識這事只發生過一次,就是和卯之花戰斗的那一次?;貞浧甬敵趺ㄒ恢睂ふ覐娬叩臅r候,與他的不滿成正比的正是那座被他殺死的死尸之山,只是他已經忘記自己殺過多少人,從死尸堆里走出來的一個男孩。對劍已經厭倦了從而引發同樣感覺的男孩,極其幸福!更木劍八自己都沒意識到,在戰斗中他封印了自己的力量,為了他一次又一次地從極限中找尋到真正的自己!

        致勇者——更木劍八和卯之花八千流隊長,兩人激戰展開!以傳授更木劍八隊長戰術一說真是十分狡猾,只要他們兩個拔刀相向,就只能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更木隊長一開始便脫下了眼罩戰斗,因為他不得不認真作戰,可是即使如此他的底線還是如此的弱。更木已經被卯之花隊長刺傷了手臂,現在只能單手作戰,他所憧憬的卯之花隊長正站在他的對面,不過跟過去一樣別人并沒有改變,那么是更木變弱了嗎?就在猶豫的一刻更木意識到被戰敗就會被刺死的感覺,這正是他越接近死亡就會變得越強!

        有什么正在接近黑崎和戀次,他們就是可以化為任何形態的最強斬魂刀——淺打!死神的所有淺打都是由他制造出來的,這就是刀神二枚屋王悅,這時周圍的淺打都襲擊黑崎和戀次,為什么淺打們如此憤怒?因為他們使用到的方法,斬魂刀和死神誰是主體,尸魂界中央地下大監獄最下層無間,在這個舞臺里面,更木劍八居然站在卯之花八千流的面前,被稱為初代最強護庭十三隊,而且是創造現在護廷十一番的人,一旦更木隊長和他拔刀相向,就只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

        黑崎一護和戀次兩人到達了第三個宮殿,突然身后的閃光燈全開,殿主二枚屋王悅降臨!這個可是制造斬魂刀的男人哦,這里歡迎著兩人的可都是美女啊,果然是男人的天國,節奏明快的殿主完全看不出是斬魂刀的創造者,這時被殿主問到要回去嗎?這個選擇題真讓兩人大傷腦筋,兩人都擺了個可愛的POSE拜托了殿主大人之后才進入了真正的鳳凰殿。。。在這里他們遇到的美女居然都是斬魂刀,此時兩人已經掉到深淵里,如果他們兩個能夠成功逃脫殿主就答應他們重新打造斬魂刀!

        黑崎一護和戀次兩個人在爭吵著,看來他們傷勢果然已經痊愈了。。。在一陣混亂之際,他們已經來到了另外一個零番隊隊員的宮殿——臥豬殿。這里的美食多得猶如一座大山一樣,這個臥豬殿就是美食的宮殿,他們的任務就是要吃飽喝醉,看來自此戰斗之后他們已經忘記了肚餓,大餐一頓吧!想不到這里的東西都猶如天堂的味美一般,雖然現在尸魂界已經危在旦夕,但他們的享受是為了特別的訓練而準備,在這兩個殿之后他們的能力可是提升了百倍,可是接下來的鳳凰殿的二枚屋王悅可是創造斬魂刀的男人哦!

        護庭十三隊隊長京樂春水要成為總隊長,看來他要和小七緒他們道別了。黑崎,白哉,露琪亞還有戀次都在麒麟殿那里浸泡著溫泉,這時黑崎已經完全復原了,在他身上的傷完全消失了,那么辦去下個地方的手續吧,戀次也出現了,他竟然從奄奄一息的重創之中快速回復了,黑崎已經成長了很多,在零番隊的攻擊之下竟然能輕易把力量反彈,這就是靈王看著他的原因。這時在尸魂界里面身為總隊長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傳授更木劍八斬術,因此更木隊長的事就拜托你了,初代劍八,卵之花八千流!

        黑崎他們到達了靈王宮內,居然從來沒有普通死神踏入過這里,而且還是藍染不惜做出那種事都想要進入的地方。。。進入這里的方法只有零番隊的認可,但藍染想創造“王健”,則他目的是要創造出一個零番隊出來,藍染既然可以說是惡,但此次滅卻師卻是凌駕于其之上的惡。漂浮在空中的靈王大內里的就是靈王大人,接下來首先去零番隊其中之一個麒麟殿,這里他們浸泡在溫泉的時候受傷的靈壓就會加快康復,像黑崎這種小傷的話不用一天就能完全復原,在另一邊,靈王大人已經醒來了。

        浦原喜助接通了電話,他平安無事回來大家就安心了,只是突然從他身后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黑崎十分震驚,為什么浦原喜助先生會和他在一起呢?這時浦原對黑崎說要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是把他們從虛圈中帶走那就不必要了,請他為自己而行動吧,不用再擔心他了,因為浦原和他簽訂了不錯的協議。這時的黑崎應該比誰都更加清楚自己的內心,他會為了守護大家按自己意愿行事,而靈王宮內有超零術可以讓斬魂刀復原,黑崎既然已經選擇了,那么出發吧,一起到靈王宮!

        零番隊隊員登場,意想不到大人物們和想象中還是有點差別呢,真的是就別的重逢啊,這次他們來這里的目的是重建護庭十三隊,然后把黑崎一護帶去靈王宮,這時龍之介憤怒的咆哮,因為之前發生的戰爭他無法相信王宮的人了,但他們卻認為因為背負著“護庭”二字的人沒有保護好所以他們才來幫忙的,而且名冊之人皆已收集至此,只剩下黑崎一護,他們最重要的目的是帶走白哉,露琪亞,戀次三人回去治療,治愈黑崎一護是有其他需要帶走的理由。這時黑崎身后出現了。。。???

        涅隊長對斬魂刀斷掉的事并不能將他復原,修理斬魂刀的方法只有將自己的靈壓灌注入這把刀上,但可能被摧毀的卍解永遠無法恢復,在例子當中例外的就只有一個班目,但能力也不能恢復如初,就算是戀次他的刀也一直在損毀,這時魂大人出現,而黑崎被叫去與零番隊的大人們見面,零番隊一隊人住在靈王宮里面,而且他們能力非常強大,這時他們已經到達了,通過天柱攆這個移動工具來到這里,零番隊里面無人皆是隊長,而且五人之力比十三隊全員戰力更高。

        尸魂界盡毀,死傷的人正送往醫務室搶救,生存的人卻在哭泣,在總長大人下達的命令中,無論發生什么事四番隊都不許出動,這時虛圈發來的信號,浦原喜助,井上織姬,茶渡他們三人都平安無事,這時露琪亞和戀次的手術結束了,在緊急的搶救中已經脫離危險,黑崎這次雖然沒有把敵人打敗但總算擊退了他們,捏隊長找他關于戰魂刀斷掉的事,這時的黑崎一個人隱瞞著一些事,總隊長的尸體已經被敵人毀滅,白哉和更木也保住了性命,護庭十三隊是為了守護尸魂界而存在的,因此必須前進!

        被擊中的黑崎一護身上擁有靜血裝,陛下第一次失策了,黑崎的反擊開始!陛下派一位正統滅卻師去阻止黑崎就是他的失策,因為在他體內的靈壓中的記憶已經被喚醒,基魯杰的監獄無法困住滅卻師,黑崎卻一片霧霾,他并不懂靈壓中的記憶和滅卻師有任何關系,他對自己的身世一無所知,甚至連母親的事也。。。這時必須要用盡全力將他制服并帶回去了,下一擊將會對黑崎致命,這時時間已經到了,要馬上回無形帝國,但黑崎怎么可能讓他們逃跑!這一擊黑崎的刀刃斷掉,總有一天會來接他的,兒子。

        黑崎一護并沒有回答,但他就是這樣的男人,交給你了黑崎。黑崎擋在了陛下的面前,憤怒的他已經完全失控,已經確定了這個就是把尸魂界毀滅的男人之后,黑崎爆發了,別無他法,來一場真正的生死決斗吧。黑崎發出了天沖,敵人把他陷入了地底,然后用刀奮力刺向他的脖子,這時的黑崎還剩下一口氣,陛下欲帶他回去收之麾下,不要大意了,黑崎不可能就這樣被你打死,這時靜血裝的假象,背負整個尸魂界的亡靈與哀愁,還有同伴間的羈絆,黑崎反擊吧!

        不要消失!這帶著無限悲痛的哀嚎,阿近把那個黑腔打開了,原本想更快可以打開的,這時出現的是星十字騎士團。夏茲。多米諾,突然在陛下身后一聲巨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天空之上,在一切盡毀的大地之上,突然降臨的強大靈壓,白哉在臨死的一刻,他知道了露琪亞和戀次都安全之后,他已經無憾,只是因為身為護庭十三隊的隊長,無法守護重要的部下,從內心感到愧疚,相反,黑崎雖然是人類不應該加入這場戰爭,但還是被臨死的白哉哀求,請守護尸魂界,強大無邊的黑崎一護出現!

        總隊長山本重國被自己的卍解無情地斬殺,也許,他再也回不去這里了,尸魂界所有人都悲鳴,總隊長矗立而亡,即便是死神之長,死相也如此可悲,山本重國至死也不會放過陛下,就算死他也沒有利用人類,把整個尸魂界作為賭注跟山本對決,雖然尸魂界現在已經滅亡,但護庭十三隊在千年前已經跟敵人一起滅絕,這時必須傳令讓星十字騎士團的成員盡情蹂躪尸魂界,所有的結束了,一切盡被毀滅護庭十三隊已經被擊毀,突然陛下身后出現了異樣的侵入,到底那是?

        焚盡靈魂,即使天地崩裂。陛下在拼死前掙扎,在最后的挽歌中釋放了巨大的能量向著一番隊隊隊舍攻擊而去,向著沖牙的方向襲擊而去!星十字騎士團Y汝自身R羅伊德、洛伊德被毀滅。無恥的陛下用替身代替了自己的死亡,一番隊隊舍下到底藏著什么?是真央地下大監獄,敵人的目的是要來見藍染忽右介的。山本重國與冒牌的陛下戰斗中已經耗盡全力,這時除了陛下之外沒有人能駕馭山本的強大無比的卍解,因此他這時就可以安心奪取他的卍解,然后永別了山本重國。

        “火火十萬億死大葬陣”召喚出所有的亡者覺醒,龐大的亡靈陣容就如同施術者的手足,對敵人窮追不舍,直至化為灰燼,死神之長也令到亡靈覺醒了,陛下還覺得自己能夠足夠有余力反抗,但在他身上已經包圍著被他斬殺的亡靈之面孔,猙獰地恥笑著他,被昔日的部下所制裁,面對如此強大的力量無法反抗,陛下不是沒有奪取而是不能奪取總隊長的卍解,正因為總隊長的卍解深不見底因此無法奪走,終結吧,最后一招天地滅盡,山本重國以犧牲自己的性命為前提打倒了陛下。

        總隊長身上1500萬度的高溫,那股強大的壓倒性的靈壓,強大的就如同他的靈壓如烈火一般熊熊燃燒,他和尸魂界還有陛下一并華為灰燼,一切都終結。敵人即使這樣遠的距離身體也如同烈火般灼熱地燃燒,陛下已經動不了,即使要逃跑也會被總隊長吞噬并虐殺,陛下的劍已折,他使出了滅卻師的絕技,圣域贊禮,一切的一切絕技對“殘火太刀”來說都沒用,因為他所背負的火焰燃燒著一切萬物,就如同要把所有人帶入葬禮一般,終結一切的“火火十萬億死大葬陣”出鞘!

        總隊長的“殘火太刀”是將全部火焰豐乳那把刀中的卍解,一旦揮起便是終結,將擊中之物以爆炎灼燒干凈的豪火之劍,這個卍解究竟是否一如千年之前?在生靈涂炭的這個瞬間,所有人都希望戰爭盡快分出勝負,在尸魂界,因為他自身的力量毀滅之前,這時在尸魂界大家都感覺到干燥灼熱,水分正一滴一滴地流失,這就是“殘火太刀”!總隊長向著敵人攻擊,雖然擊中但卻沒有火焰,到底火焰去哪兒了?是刀鋒!那個1500萬度的身體,就如卍解,軀體和刀刃都如太陽一般灼熱!

        總隊長的參戰讓所有人的士氣都大增了,與敵人有千年不見了,首領之間終于碰面,這種強大得讓人窒息的氣場,是從他們身上發出來的,在陛下面前這個強大的老頭帶著滿腔的怒火沖擊著敵人的戰意,普通的常識對他完全不湊效,必死的眼神,友哈巴赫,在惡魔的記憶中并沒有改變,在敵人的挑釁下戰火越燒越烈,即使已經年邁的總隊長能力也不減當年,這就是帶著尸魂界所有亡魂的信念,陛下終于拔出了劍鞘,這時老頭身上的火焰消失了,卍解!殘火太刀!

        燃燒吧,終于可以憑吊你了,長次郎,永別吧,總隊長一定會用他的雙手把敵人斬殺的。憤怒的惡魔沖擊著星十字騎士團,背負著同伴的悲痛,徒弟的思念,沖到了最前線,既然連總隊長都沖上去了,那么副隊長更加不能落后啊,在佐陣悲痛的呼喊中,所有戰士都站起來,身為戰士即使死亡之前都不能倒下在充斥在凈靈廷內山本老頭兒的靈壓強大得讓人起雞皮疙瘩,特記戰力之一的更木劍八被對手打敗處于生死邊緣,這時老頭兒出現,就讓他來了結這一切吧。

        總隊長參戰,敵人使出黃煌嚴靈離宮,雷鳴之彼方,是雀部副隊長的卍解,如此強大的靈壓,這時出現以前的回憶,熟悉的聲音,部下曾經呼喚的名字,山本丿字齋大人,仿佛如此清晰,在與師傅見面之時,徒弟已經習得了卍解,那就試著用徒兒的卍解來打倒師傅吧。這個堵上性命學習回來的技能希望能為師傅所用,在敵人強大的進攻之下,總隊長已經沒有意識了,面對部下的卍解難道無法應對嗎?對手包含著部下長次郎滿腔的憤怒,傾盡全力磨練的卍解,絕對不是這種程度而已!

        更木劍八登場,他要粉碎敵人的一切!星十字騎士團R/Q/Y三個竟然都死于他手下,果然是強大的怪物,他并不是對戰騎士團,他目標是殺死陛下!黑崎一護在黑腔內感覺到了白哉,戀次,露琪亞都紛紛戰敗,悲憤欲絕的他發出了巨大的能量,絕對不能死,大家都不能死,因為他必須守護大家!星十字騎士團O“大量虐殺”決戰死神,這種天差地別強大的力量,實在無計可施,面對即將的死亡已經無辦法反抗,總隊長出現,敵人要把他部下的卍解施放在他身上!

        白哉被擊倒,面對敵人也無能為力,眼看就要被殺死,戀次出擊為拯救同伴而戰!露琪亞感覺到了大哥身陷險境而趕往,這時突然出現她背后的是???戀次大戰星十字騎士團,絕對不能失敗,白哉就算最后一口氣也站起來拼死一戰,但是已經太遲了,敵人發出的攻擊把白哉整個毀滅,戀次,露琪亞,他們之間的羈絆中斷,再會了。朽木白哉似乎死了,面對強大的星十字騎士團,尸魂界痛失一重要成員,死神被毀滅,這時手托著敵人的尸體的更木劍八出現在他們面前!

        黑崎一護被困于黑腔中,而且與外界的聯系也被中斷,白哉的卍解被掠奪之后只能與之死戰了,但突然他手腳感覺冰涼,他察覺到了剛才敵人發出攻擊的那些光刺有毒,敵人讓白哉要感受到久違的感覺——恐懼!因為平時太過強大早已把這種感覺麻木,要是別人的話開始就已經倒下了,正因為是白哉強大的力量才能扛得住這個毒素,但此時他的內心已經被恐懼侵占。這時動作遲疑了,起源于本能的恐懼讓人更加無力,在露琪亞的思念中看到了危難,處于絕對的劣勢,白哉被敵人打??!

        黑崎一護現在正趕往尸魂界,他的卍解不能被敵人掠奪,這個消息傳遍了整個尸魂界,可是這時阿近三席卻感應不到黑崎的靈壓了。在前往尸魂界的通道上黑崎被關押起來了,就連與阿近現實的通話也中斷,黑腔內出事了,這時兜丹坊出現在技術開發局把同伴殺死,阿林也背叛了尸魂界,黑崎在黑腔內聽到了尸魂界那邊發出的聲音,還有同伴的呼喚,拼死也要沖破牢籠!身處危險關頭的浦原在想辦法應對的時候,狩獵隊長突然被斬殺,在浦原喜助面前的到底是誰???

        里廷隊傳令,黑崎一護就難申請成功,黑崎一護已經離開虛圈,現在立即趕往尸魂界!浦原喜助留在了虛圈并且對敵人尸體的金屬圈作出調查,這時能拯救尸魂界的只有黑崎一護了!現在死神已經被敵人大量殲滅,而且他們擁有奪取卍解的能力,浦原喜助這時給黑崎緊急通訊,在分析之后得出滅卻師能力注意三點,其一是完勝體,其二是血裝防御與攻擊之間的撤換,其三是卍解掠奪,這時黑崎在通道的門口被封住了,狩獵隊長復活,狠狠地阻止黑崎前往尸魂界,難道只能眼睜睜看著被敵人殺死?

        啊近副局長下令立即聯系黑崎一護,可是大家發現他身上的代理證留在了現世,本人卻去了虛圈,那么只有聯系浦原喜助了,電話接通,但是現在黑崎在和一個號稱虛圈狩獵部隊隊長的滅卻師在激戰中,不過是黑崎一護占了上風,敵人想封印黑崎的卍解但卻無果十分苦惱。想不到那個連怪物都可以吸收的完勝體卻被黑崎一護輕易地凌駕于上,攻擊力不在敵人之下,而且速度也很猛,敵人在懼怕卍解!這時復原喜助給予敵人致命一擊,十萬火急,黑崎一護必須立即趕到尸魂界!

        卍解被奪去,連冬獅郎也已經感受不到冰輪丸的呼應,這時必須通過天挺空羅告訴所有隊長不能使用卍解??磥硭郎褚呀浲砹艘徊?,所有人都收到了戰場上的噩耗之后,涅隊長并沒有完全對戰斗做出分析就有人作出了犧牲,可誠丸前輩被敵人狠狠地打敗了,這時看著同伴一個接一個地傷亡,而且白哉的卍解也被奪去,戀次也忍不住要也要發動卍解了,幸好白哉阻止他,但接下來他們到底要怎樣戰斗?在這種狀況地下唯有召喚黑崎一護,這樣才能對戰斗產生勝算!

        護庭十三隊面對星十字騎士團在壓倒性的戰力感到了懼怕,而在猶豫的那一刻起已經被敵人殲滅了,白哉參戰,戀次的斬魂刀對敵人也無法作出傷害,這時白哉出招,居然把敵人血裝也破解了,另一個敵人想來拯救伙伴的時候被白哉擊毀,這時二對一,如果白哉的卍解被封印就用戀次的替上吧,對手可是有封印卍解能力的人,只有看清對手套路找到突破口戰爭才會勝利,大家一起出擊吧!當死神發動卍解的時候正中他們下懷了,因為卍解不是被封印,而是被奪去!

        死神迅速被殲滅,吉良副隊長的靈壓也即將消失,星十字騎士團的強勢侵襲,與滅卻師對戰,鳳橋樓十郎聽到部下死亡之后十分憤怒,星十字騎士團U納納納出現并與之對決,星十字騎士團F艾斯諾特已經把其他戰力低下的死神滅殺,所有人都慌張逃命,這時戀次出現,他要對付眼前的敵人,星十字騎士團E芭絲塔拜蒽與佐陣對戰激戰,場內激戰暴虐,戀次的攻擊對敵人也似乎完全無效,這時另外一個敵人也出現在頭上了,已經無需勘察,眼前的絕對是敵人,朽木白哉登場!

        陛下登場,他一一擊之力迅速毀滅尸魂界,所有人在沒有準備的情況底下已經開始迎戰,城內出現了大量青色靈子的火柱,而且每個柱子的濃度都高得讓人咋舌,露琪亞追趕敵人而去,總長也要立即出動,讓一番三席源志郎留守陣地,所有死神出動,在還沒看清敵人的時候吉良副隊長已經被滅殺,所有人都在光柱中發出最大的進攻,但敵人力量實在太強大了,如同站在惡魔之上的力量,連死神也感到顫栗,星十字騎士團要出擊了,侵入不過七分鐘,就已經死傷上千人,這根本沒有勝算!

        三神獸召喚的亞庸向著謝爾蓋攻擊,但他能力的確深不可測,把亞庸給殲滅了,不愧是神圣力量。他們利用蛇殼巖來掩蓋著自己的靈壓讓敵人不會偵查到自己的所在,只可惜他們忽視了實力之間的差距,他從背后出現滅殺了其余兩個神獸,這時井上也有危險了,黑崎從謝爾蓋背后出現,發出了卍解,毀滅敵人吧!龍之介他們已經準備迎戰敵人,龍之介心里也趕到不安,突然陛下沒有先兆出現在大家面前,本以為他只是剛剛到此,但此時他已經在遮魂膜內了,大戰開始!

        謝爾蓋變成了怪物,但三神獸卻還沒有死去,他們把三人的手臂制造出來的怪物亞庸用來對付謝爾蓋。龍之介和志乃也為與無形帝國作戰而行動了,可是龍之介對死神和滅卻師之間的分別卻很不解,這時可成丸出現并解答了他的問題,死神素有平衡者的稱號,是凈化虛,而滅卻師則是抹殺虛,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有一天魂魄的平衡會被打破,尸魂界會落入現世,然后兩個世界同時瓦解,但這場是戰爭。三神獸召喚出來的亞庸給予了謝爾蓋很大的傷害,因此謝爾蓋要把這股力量報告陛下,但在這之前他們都必須死!

        謝爾蓋變成了滅卻師完勝體出現在黑崎一護的眼前,即將懲戒他的裁決者的力量出現。石田先生曾經和黑崎提過滅卻師最終形態一事,也就是他們最強大的戰力,那么眼前的這家伙的力量和他所知道的是一樣嗎?謝爾蓋解答了他心中的疑問,與石田的力量完全不同,這個是新類型的更加強大之力,那么黑崎便安心了,他更可以好好地作戰,但他發出的月牙沖天并沒有擊中對方,而且三天結盾被瓦解了,這時虛圈中一切以靈子為基礎的東西都集結到敵人的身上,怪物謝爾蓋出現!

        星十字騎士團陛下口諭,黑崎一護已經出現在虛圈,無形帝國全體進攻尸魂界!黑崎與謝爾蓋的激戰繼續,雖然黑崎輕易避過了敵人的硬攻但似乎危難還沒消除,眼前的敵人比石田戰力還更加強,而且他還聽聞過石田此人,到底他們的身份是?這時陛下已經開始行動,他要把黑崎抹殺于此,因此發出了滅卻師最終形態,他眼前出現的就是滅卻師完勝體,涅爾他們在黑崎決斗之際要趕往拯救唐多恰卡,這時他們要與敵人戰斗,而浦原喜助他感覺到了天空中某種力量正在逼近。

        會議討論結束之前,吉良副隊長對所有人提出了疑問,近來一連串發生的事都指向了同一件事,可是在他們之中有哪位搜查過五十區以外的地方?之后光頭和小弓兩人去過當地搜查并發現腳印集結一事便被告之了,而且那些是光腳和草鞋,因此那些是死神留下的腳印。黑崎看到了三神獸被謝爾蓋打敗,他知道黑崎一護,是被優先處理的特記戰力,兩人的激戰開始!陛下收到了黑崎已經進入虛圈的消息之后,便開始作戰計劃,無形帝國要進攻尸魂界!而造成這一切惡元兇就是總長?

        在兩人吵鬧之際,孫孫打算獨自與謝爾蓋對決,趕上的黑崎已經感覺到那邊像要出現什么事,在哈利貝爾的三個隨從三神獸已經趕到了營地和謝爾蓋對決,他們三個可是實力相當強大的,這時謝爾蓋他說出一個提議,讓他們投降,想讓他們歸攏成為部下,因為被輕視于是他們三個憤怒地與之決戰。號稱無形帝國的賊軍侵入在會議討論著,而賊軍的身份是滅卻師,總長這時宣告立即全力投入備戰不能再失先機。黑崎趕到看見了像魔鬼一樣強大的三神獸被謝爾蓋全部殺死,激戰開始!

        浦原喜助也加入了虛圈的戰斗中,尸魂界即將發生的異變,事到如今已經不能等閑視之了,他們通過結界出現在神秘組織附近的空中,雖然動靜很大還好沒有暴露行蹤,在這周圍已經可以斷定沒有活著的虛或者假面了,剛才被捉住的人應該已經被押往營地,但那里并沒有唐多恰卡的靈壓,但一護他本來就是知道就會去做的人,因此大家也跟上去吧,虛圈狩獵部長謝爾蓋在進行殘酷的虛與假面選拔,但突然隊里有兩人實力相當強,是藍染大人的近侍艾梵恩和瑪利亞,在被帶走之際三神獸他們登場!

        佩謝出現在黑崎眼前,跟涅爾告之的一樣,虛圈被搶走了。這時正在舉行著一番隊雀部長次郎副隊長的葬禮,擁有忠誠之心,但卻在第一次使用卍解的時候便死了,實在令人十分惋惜,而總長心中的悲痛也無法消除,黑崎把虛圈被搶走一事告訴了大家,他們的目的是要從假面中選拔一些精英帶走,那么黑崎也打算幫助他們,但這次石田卻決定不能同行了,而想加入這次作戰的浦原喜助出現。在神秘組織里陛下知道了伊邦并未有消除黑崎的卍解,因此打算對他實行非常手段。

        盧達斯因為和伊邦爭執被陛下斬掉了手臂,在絕對服從底下他不敢輕率行事,不然只會丟失性命,那么就讓他和陛下做出報告吧。黑崎一護沖出去跟敵人戰斗,這時石田感覺到敵人靈壓已經消失因此可以放心了,黑崎他回來之后,龍之介接到了緊急電話,是召喚他緊急歸隊舉行隊葬,一番隊雀部長次郎副隊長殉職了,在此前他受到了七名不明來歷的入侵者致命攻擊而死,聽到這個消息后黑崎總是靜不下心來,涅爾突然從天而降,想黑崎求救,虛圈到底發生什么事了?這時的神秘組織已經在陰謀中蠢蠢欲動!

        神秘人斷言五日后尸魂界必將早“無形帝國”殲滅!山本元柳齋想知道他們的身份,但看來即使只需隨便要猜測便已經知道了,他們全部逃跑了,而總長也沒有留住他們,這時受到重傷的雀部向總長回報,敵人能夠將卍解。。。這邊的黑崎一護和伊邦兩人激戰,但剛才伊邦使出的絕技之后黑崎的卍解并沒有消失,正想把敵人帶回去盤問的時候,他就消失于空中,這到底是何種能力?伊邦回來了神秘基地和某同伙爭執,這時首領出現,他居然輕易把部下的手斬斷了,然后想聽聽他們對于和平的報告。

        神秘人居然這么容易就侵入了十三隊總隊長私室的執務室,到此為止了,山本元柳齋。伊邦與黑崎一護兩人在激戰,而伊邦卻一直在挑釁,既不知道他的身份也不知道他來襲擊的目的,那么就隨他意好了,黑崎使出了卍解,好好嘗嘗吧,黑崎一護你的卍解到此為止了!敵人居然化解了他發出的招式,這到底是什么能力?這時黑崎在危險之中發出了月牙天沖擊向伊邦!雀部被神秘人襲擊重傷,并且斷言他們不必反抗,五日后尸魂界必將早“無形帝國”殲滅!

        伊邦突然出現在黑崎的背后,這時黑崎并沒有理會他,因此兩人便打起來了。黑崎一腳就把伊邦踹飛了,然后他并沒有對他太感興趣正想走之時,那個男人追趕而上,他帶著虛的假面,是破面嗎?難不成要為藍染復仇?那個男人發飆了,他怎么會是破面!然后發出了強大的攻擊,在黑崎眼里這攻擊十分熟悉,在流魂街里空無一人,班目和凌瀨川兩人想撤離之際看到了地上大量的腳印,看來并不是虛的所為,是同村的一些人把村民帶走了,然后繼續搜尋線索。在山本元柳齋的住所里,神秘人送上了宣戰報告!

        龍之介從夢中醒來,這時他已經在黑崎一護的家里,就等了的新鮮面包出爐了,是織姬弄出來的美味面包,而且石田他們也來到了黑崎的家里,看到了這樣熱鬧而陌生的一幕,龍之介才從前晚的回憶中清醒過來,在那晚他們都深陷險境,是黑崎一護他們趕到并且消滅了在場的虛,然后對兩人做了應急處理,這么強大的虛在一瞬間就被他們消滅了,還好志乃也沒有受傷,兩人正感動地相擁在一起,這時十一小隊的人正在趕往事發現場,而出現在黑崎背后的伊邦到底是???

        虛的數量在不斷地消失,能將虛徹底消滅的只有他們!行木龍之介因為睡著被罵了,第一天和志乃兩個一起去完成任務,而那里虛的出現率還是很高的,雖然空座町那里有很強的代理死神,但總不能老是依靠別人吧,龍之介必須要打起精神??!晚上他們到了目的地,兩人便分開巡邏了,龍之介很快就遇上了強大的虛,他嚇得馬上就去找志乃,可是他卻看到了志乃已經被虛捕捉的一幕,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他必須要拯救志乃,可是身體卻使不上力氣,這時黑崎一護出場,拯救了大家的性命!

        早上莉露卡小姐便已經離開了,浮竹隊長也收到了消息黑崎一護已經沒事了,黑崎這時來到了尸魂界,大家對他的到訪都大為震驚,而這次他來的目的是要把銀城的尸體帶回現世去安葬,雖然對方之前做過十惡不赦的事,但他也只不過是一個死神代理人而已,這就是同為代理人的黑崎的心聲。黑崎也已經成長了,而代理證他也帶到了現世代,莉露卡內心十分感激銀城邀請她加入XCUTION,即使不管用什么方式告別,他也一定永遠不會忘記這些同伴,永別了,莉露卡。

        月島在悲痛中哀嚎,銀城的死對于他來說無疑是致命的消息,而他也已經身受重傷奄奄一息,這時獅子河源出現在他面前。雪緒遇見了賈琪,她在路上看到了桐生的懷表和尸體,本來那么厭惡完現術的她卻又羨慕帶著完現術死去的桐生,因為把他們維系在一起的就只有完現術,雪緒在這三年里他會擴大公司的規模并讓他們都在他手下工作,他們都會等待他的。莉露卡醒來,他們并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足跡,這時她哭了。獅子河源背起了月島,這時月島才明白了銀城的內心,也知道了這時的他并不是只有一個人。

        銀城與黑崎一護的激戰,最終在令人震撼的戰斗場面中,銀城戰敗了,如果他們之間的順序調轉了那么他們的立場也會隨之改變嗎?突然月島出現在一護的背后想偷襲他,這時露琪亞出現擋在了黑崎面前,擊中了,意想不到擊中的巨人是莉露卡!這股起了真正殺意的攻擊把她砍殺了,而莉露卡也向著月島攻擊,月島不希望銀城死去,也時候該清醒了,他們不能拯救銀城,能拯救他的是一護,一直以來月島都是一個人生活,但遇上了銀城之后,他們便成為了兩個人。

        銀城曾經是代理死神,而且他身體內還有虛的力量,兩個強者的激斗展開了!空中發生了巨大的爆炸,空間外的眾人看到了大爆炸之后,白哉決定要回尸魂界,他們來此的目的是要看黑崎一會的抉擇。在過去經歷的一切證明了他們所相信的黑崎始終未變的抉擇。因此死神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大家都認為銀城之后的代理是黑崎感到很滿足。就是黑崎一個人的力量讓尸魂界百年的不變徹底顛覆,在兩人大戰中,銀城發現了一護并不是完全否定他,其實更多的是想理解他。

        朽木露琪亞醒來,大家都聚集于此,但他們并不能破壞那個空間,即使在場有那么多隊長級的人在,也讓他們素手無策,突然空間從中間裂開,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回事?在黑崎和銀城的一戰中,黑崎發出了卍解讓對手封嘴,他其實早就察覺浮竹先生的不對勁,但只是因為相信對方,而且浮竹先生刻意讓他察覺到代理證并沒有用處,但他選擇要守護別人的路,他只想要守護大家的力量,而露琪亞在絕望之際給予了他力量,因此他要保護大家與之戰斗!這時逼得銀城也發出了卍解!

        銀城想說出黑崎真正要戰斗的人,而黑崎卻識破了對方想動搖人心的詭計,對方穩操勝券,并且說出了他們之所以給黑崎代理證的原因,無關對尸界有益與否,都會被一視同仁地賦予代理證,而且代理證的真正用途是監視和制藥,它是尸魂界的通信裝置,并且是加以抑制黑崎靈壓的東西,這個計劃的發起者浮竹十四郎,第十三番隊的隊長,那個最熱愛和平的男人把大家都利用了,他要讓所有人都成為尸魂界的棋子,那么這個消息給黑崎聽到之后必定會忍受不了,突然他做出了反擊卍解!

        月島是白哉的恩人,可是他卻是黑崎一護的敵人,因此不管是誰的恩人,白哉也會毫不猶豫地殺了他??臻g解除了,班木,更木隊長阿散井他們都出來了,還有冬獅郎也出現,他要確定朽木他們的安危,露琪亞這時昏迷了,但在她四周并沒有出現敵人的尸體或者氣息,白哉出現了,他們和銀城立下了誓約,唯有空吾在他的能力范圍之內,沒有他的命令是不能解除誓約的,這時的銀城和黑崎在死戰,這時銀城說出月島死了消息,并且完現術者死后他的能力也會一并消失,那么黑崎要戰斗的敵人是???

        露琪亞被莉露卡擊中之后到底消失到哪兒去了?朽木白哉和月島之間還在死戰中,白哉的無傷圈被看破之后立即將始解恢復,刀法確實提升了,同樣的月島的刀法也提升了,這時白哉使出了千本櫻景嚴,卍解,月島的無傷圈中有刀刃,弱點揭露得太早了,月島只要讓刀刃通過無傷圈就能砍到對方,這時白哉的速度明顯比之前提升了,但在接住對方的刀刃之下,白哉左手受到了重創,這時白哉用左手插進了月島的身體,戰勝了,白哉與月島這次的對決感覺很愉快。

        莉露卡小時候的玩具被搶走之后,因此她認為想要的東西要藏起來才會變成自己的。最近,他明白了懂事這個詞語的含義,對他而言神就是幸運懷表,第一次得到的禮物是雙松垮的亮閃閃是靴子,那是他最怕的就是腳長得比靴子大,十年二十年過去了,他已經把懷表的力量錯當成自己的力量,他的能力覺醒就是在那不久之后。弱肉強食這個詞不過是個幌子,要改變現狀,這次換他們反撲吧,可是露琪亞并不是不理解他們只是不能舍棄她的同伴,這時她從公仔中出來了,被莉露卡擊中!

        變身成兔子的朽木露琪亞迅速逃跑,這時莉露卡追趕而至,但似乎露琪亞即使被困在了玩偶之中但能力還可以使用,因此她發出了破道之三十三,蒼火墜!居然沒有攻擊到對方而在體內自爆了。這邊的銀城,黑崎終于忍不住挑釁出現了,激戰開始了,本來黑崎要用月牙天沖來對付銀城,可是對方卻因為擁有了自己的靈壓而擁有了自己的能力,剛才那一招已經確認了,他從黑崎身體奪去的不單止是靈壓或者完現術,他已經擁有了他的全部能力,那么就承認對手不普通吧,因為不普通,才有弱肉強食!

        朽木白哉與月島之間的決戰,白哉使出了千本櫻,這時也存在一個接近一米半徑的無傷圓,因為與千本櫻對峙多次,那么已經看出了弱點了,難道任何一項刀法都不適用于月島,連白帝劍也是?月島的陷入會否令到結果改變?面對可愛的公仔她下不了手啊,兩人激斗開始,朽木露琪亞這邊對峙的是一個人類莉露卡,面對普通人類應該可以輕易對付,只是對手并非完全一個普通人,她發出了成癮之擊,突然莉露卡把露琪亞變成了一只可愛的小猴子,雖然十分可愛不過連斬魄刀也握不了了。

        农村妇女偷汉视频过程,乱欧美式禁忌仑片,网友自拍露脸国语对白,曰本无码不卡高清AV一二